• 【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,点这里扫一扫,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~
    只为认真做自己

    于建嵘:父亲是个流氓

    虽是小说,但非常系统且完整的记录了“流氓无产阶级”的一生,以及那段离我?#20146;?#36817;,却又最模糊的历史。有心的童鞋,静下心来读一读。

    12910431961235

    父亲是个流氓

    文/于建嵘

    父亲要死了。

    我是从雪姨发来的电报知道的。我向学校请了假,乘火车往老家赶。一下火车,就看见二弟高阳傲视天下般地立在站台边。他见我走来,只是点?#35828;?#22836;,提过我的包就往停车场走。直到跨上他那辆白色的宝马,才说了一句:“老爷子真是的,死都死了几次了。”

    我跟着二弟来到父亲的病房。病房里有许多人。雪姨和我大弟都在病床边,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。病床上的父亲已经失去知觉,双目紧闭,那两条粗黑的剑眉还是那样显得威风凛凛,只是浮肿的面部给人一种有点夸张的感觉。医务人员在忙碌,他们应该?#20154;?#37117;明白这些忙碌并没有多少意义,只不过以各种无效的抢救来?#21364;?#37027;必然的最后结果。

    雪姨将我们兄弟三人叫到病?#23458;?#30340;陪护间,对我说父亲得到了本市最好的治疗。我绝对相信雪姨的这种有点表功意味的说明。这不仅由于父?#33258;?#26159;这里的最高领导人,更主要是他有一个现为常务副市长的二儿子高兵,及一个号称千万富翁的三儿子高阳。而作为书生的大儿子我,绝不是能让父亲享受这种待遇的理由。

    雪姨很有主见地安排着父亲的后事。尽管她?#20219;一?#23567;一岁,但作为父亲的第三任夫人,我们还是愿意听她调?#30149;?#38634;姨叫高兵与市委领导商量父亲的?#30475;?#21644;追悼会的规格,要高阳负责通知亲朋好友并主管日常事务,要我准备一份家属发言稿,表示亲人们的崇敬、悲哀及感激之情。

    为完成雪姨交给的任务,我不得不回顾父亲即将结束的一生,思考亲人们心目中的父亲。这是几十年来我最不愿意想的问题了。?#27426;?#24403;我象平时从事科学研究一样分析父亲那久远的历史后,我发现,尽管父亲的一生复杂而富有传奇,但大体上可分为三个阶段,而且这些阶段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三个女人。这三个女人就是父亲的老婆我妈、父亲的爱人高姨以及父亲现在的夫人雪姨。有了这一发现,我竟然兴奋起来。

    父亲和我妈的故事发生在我的老家,也就是湖南南部的?#20048;菔性?#37066;一个名叫黄?#31243;?#20110;家的小村子里。?#20048;?#36825;个地方,由于一位很有名气的文人写过一篇《捕蛇者说》而闻名于世。事实上,?#20197;?#36825;里生活过十二年,却很少看到蛇,更不要说专事捕蛇的人了。

    父亲大约生于一九二一年五月,具体哪一年我是没有办法搞清楚的。因为,父亲的各种人事表格有关出生年月变化较多。在讲究资格的年代,父亲将其出生年?#38706;?#22312;一九一六年五月;在领?#20960;?#37096;年轻化的时候,报上公布父亲的出生年月却是一九二六年五月。两者相差有十年。如果取中间数,也就是一九二一年比较合宜。

    据说,我父亲的父亲,也就是我爷爷,曾到省城长沙读过书,后来成为?#35828;?#22320;较富有而深得乡邻尊敬的绅士。父亲是爷爷的独子,爷爷又是老爷爷的独子,也就是父亲一家是三代单传。奶奶在三十多岁才有我父亲,就更视为掌上明珠。但在父亲十六岁那年,我父亲的父亲以及父亲的母亲相继去世了,父亲也?#32479;?#20026;了?#38706;?/p>

    本来父亲对家里事是从来不关心的。因为是家中的独苗,所以在十岁前一直跟随在他母亲身旁,到十岁才开始进村里的学堂。成了?#38706;?#21518;,他不得不理会家里的四十多亩土地和近二十间房子。当然,具体的事情都是由长工做的。如果,后来父亲不因赌博而输掉了全部家产,解放后父亲肯定是个地主,而且是一个从十六岁就开始剥削?#25237;?#20154;民的吸血鬼。

    父亲成为赌徒是在他父母去世半年后的事。也就是在他快十七岁的那年冬天。最初是他远房堂兄于朝龙,带他去玩一种当地很流行的押大小的游戏,赌吃喝,慢慢地就直接玩起钱来了。?#26377;?#21040;大,越玩越想玩。大?#32423;?#24180;光景,父亲就将祖传的四十多?#35835;继?#21644;二十多间房子全玩完了。其中有一半成为了他堂兄于朝龙家的产业。

    当于朝龙一家搬进我家祖屋?#20445;?#29238;亲哭着住进了于朝龙家废弃的牛栏房。从此以后,读过六年书的父亲,开始成为了村里最不受欢迎的人。谁家少了东西首?#35748;?#21040;的就是我父亲。村里人开始忘记了他的姓名,都叫他收账鬼。他就在东摸西拿中度过那艰难困苦的日日夜夜。好在当时日本鬼子也经常进村,人们对收账鬼的作为也就不太计较。

    在父亲二十三岁那年,他还是单身一人。那时都习惯早婚,二十三岁尚未婚配很能说明这个人的品行和家?#22330;?#21487;人的青春期生理要求并不因没有金钱而丧失。没有钱上赌场?#20445;?#20182;就象个发春的公牛,在村子里四处游荡。特别是夜深人静之际,青春分泌物使他象夜游神一样听过许多家的墙根。这?#32479;?#20102;村里人的心病。他?#20146;?#26159;?#20449;?#20799;?#22791;?#20204;千万注意,切不要答理收账鬼,最好是看到他就?#23545;?#22320;避开,不然可能有危险。

    事实上,父亲从没当面对什么女人有什么过份的举动。但村里人在夜间行夫妻之事?#20445;?#20877;也不敢象原来那样放荡了。据说,有人还因害怕收账鬼听?#21073;?#25104;为了阳萎。若干年后,我作为学者,曾对那几年村里人口变化进行过调查分析,我发现,在父亲二十岁到二十三岁那几年,是于家村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年份。由于没有发?#21046;?#23427;原因,我就认定与父亲听墙有直接的关连。

    可见,父亲的行为,已经?#29616;?#22320;影响?#25509;?#23478;村的生存和发展了。最要命的是,村里人也意识到了这种危机的存在,而且,随着日月的推移,这种危机感也就越来越压抑人心地在村中弥漫。终于有一天,村人不?#32423;?#21516;地找到已是村中首富的于朝龙,商量如何解决收账鬼的问题,尽管有人主张送官法办,但苦于没有可以送官定罪的事情和证据。最后,村人们只得同意,给收账鬼找个女人,并租二亩村里的公田给他养家立命。

    于是,村里人就行动起来,到处访那些难寻婆家的女子或死了老公的寡?#23613;?#21487;想而知,方圆十里是不可能有收获的。有人大骂了那些提亲的人,还扬言,就是死也不将自己女儿嫁给收账鬼。

    正在村里人万分为难之?#20445;?#26449;里来了二位从?#24189;?#36807;来?#22336;?#30340;母女。事情也巧,母女俩刚踏进我们村,母亲就倒下了。村里人循着那女孩的哭声,才知道那老要饭的死了。于是,村里人叫来了于朝龙。

    于朝龙没有看?#19988;?#32463;死去的母亲,而对那个正在伤心但已无力哭泣、可能有十五六岁但骨瘦如柴、相?#24067;?#20026;普通,甚至可以说有点丑的姑娘看了好一会。他和蔼且富有同情心地问了姑娘一些问题,当知道姑娘的父亲和兄弟已在早几年走日本?#26412;?#27515;了,唯一相依为命的母亲,也饿死在这千里之外的他乡?#20445;?#20110;朝龙就高?#20284;?#26469;。

    他叫人立即将我父亲从赌桌旁揪了过来,本来因没有赌资只能当观察员而气恼的父亲,一听将这个姑娘送给他做老婆,也高?#35828;?#21483;起了朝龙哥。于朝龙就让村里人将姑娘的母亲埋在后山的野地里,叫家人拿点高梁饼,就将姑娘送进了我父亲借住的牛栏房。这个于家人连姓名也懒得知道的女人,就是我妈。

    父亲是在我妈用眼泪吞食高梁饼?#20445;?#23558;她变?#33203;?#20154;的。可以想象,一个刚死了母亲、自己又快饿死的少女,对食物渴望和对性的需要,态度应该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可对一个二十三岁还没有亲近女人的健?#30340;?#20154;来说,有了属于自己的女人,还要?#21364;且?#26159;要命的。于是,在我妈用黑黑的手,扼住那块高梁饼拼命往?#20146;?#37324;送?#20445;?#25105;父亲用力剥下了她少得可怜的裤子,象猛虎下山一样顺势长入。

    也许是想起了刚死的母亲,或是由于父亲的?#30452;?#32473;她刚因有了食物而恢复知觉的肉体带来的?#32431;啵?#22312;父亲没完没了的动作?#26657;?#25105;妈小声地哭泣起来。我妈的哭声使已心满意足的父亲大为恼火,他动作很大地穿上裤子,对着我妈血淋淋的下身就是一?#29275;?#22823;声地说“妈巴子的,饭也吃了,娘也埋了,?#32654;?#23376;快乐一下就哭,哭个屁。”说完转身就走,不用说肯定是到赌桌边观战去了。

    自从有了自己的女人,村?#25353;?#21518;就再不见父亲深?#39038;?#22788;游荡的身影了。父亲有钱时一定是在牌桌上,没有钱就折磨那个属于他的女人。因此,在他借住的牛栏里,经常传出打骂声和女人悲凄的哭泣声。还算善良的村人,每当看到被打?#22969;?#30446;全非的我妈,在租种的二亩地里劳作?#20445;不嵘?#20986;一些内疚。“唉,真是个命苦的女人。”当然,只是说说而已,心中更多的还是为自己家的女人,不用再担心那发春的公牛而暗暗地窃?#30149;?/p>

    村里人最终发现,他们的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。父亲虽然再不会因雄性分泌物去侵害他们的女人,但并不是说父亲因需要赌资而放过他们的财物。就在父亲将我妈的?#20146;?#25630;大,也就是?#25104;?#25105;的第七个月,终于发生了于家村自有文字记载以来最大、最?#29616;?#30340;?#24405;?/p>



    标签:

    1 2 3 4 5 6 下一页?

    12 个评论 火速盖楼»

    1. 妈巴子,写的真好

      (38) (8)
    2. 这就是所谓的共产?#24120;。?/p>

      (31) (12)
    3. 让人看了就生气,想?#39318;?#32773;是否对这样的父亲有?#26143;椋?#20262;理道德的构架被打散,好与?#25285;?#32654;与丑完全被颠?#30149;?#20844;平也失去意义。如此冰冷丑陋可笑的现实,人命写的如此草?#30465;?#38590;以接受这样的世界,这样世界中的人物?#26143;欏?/p>

      (11) (20)
    4. 真实的?#26143;?#27969;露!

      (18) (4)

      很真实

      (19) (9)
    5. 我要好好想想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(2) (3)
    6. 好文章!!!真实历史!!!人性使然!!!

      (6) (7)
    7. 剥开光鲜的人皮,是血淋淋的

      (5) (4)
    8. 写的很真实,给个赞

      (3) (0)
    9. ?#37027;?#24456;复杂

      (1) (1)
    10. 美在真实,还原生活本身。不用虚伪描述着色!这样才经得起历史检验!为于老师点赞。当今最缺的既实事求是谢谢了!

      (1) (0)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?#22987;?#22320;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插入图片
    ▲回顶部
    加拿大快乐8历史网站